【亞視再會】一群亞視記者的感言

「亞視永恆」這句說話或到今年會成爲絕唱。身陷欠薪問題的亞洲電視正值清盤,單靠寥寥可數的新聞部員工繼續製作節目,維持到四月一日,以符合免費電視牌照的責任條款。兩位亞視新聞部的「末代員工」,唏噓曾叱咤一時的亞視新聞如今落得如此下場,認為「無糧但有情」。

一句「有緣再會」,結束短短兩年亞視新聞部記者生涯的蔡芷璇,憶述自己由2014年的亞視實習生到上年畢業後轉為全職記者,再到今年成為主播,大感自豪。她説,若要述說難忘之事實在太多,最令她深刻的,是在實習時採訪「反佔中大遊行」,並揭發當中有遊行人士懷疑「收錢」而參與遊行,事後為亞視贏得觀眾對新聞專業的掌聲。

「我『膽粗粗』走去問遊行人士『吃飯是否要付錢?』當時差點被那裡的人打或罵,但自己好像『上咗身』,覺得這些問題是要向社會揭發的,堅持完成訪問。」

清楚職責 莫理嘲笑

「亞視嚟嘅喂」,面對社會對亞視新聞的冷嘲熱諷,蔡芷璇認為認清自己職責和所做的事更為重要,「我無法阻止外人如何看,或許他們覺得做亞視不是一件光榮的事,但我的得著是外人體會不到的,就算聽到再難聽的說話,自己知道自己正在做甚麼就夠」。

而時事節目《時事追擊》(下稱「時追」)記者呂珈誼直言曾因別人的嘲言而難過,「很多人都說亞視不如『執咗佢啦』,其實我自己心裡是很難受的,外人覺得是否沒有製作,但我見到很多同事和我們都維持新製作,但外人未必明白。」

呂珈誼從珠海學院畢業後,剛入職亞視僅僅三個月,如今又再面臨失業,更要奔走於勞工處和公司之間為自己的薪金籌謀。她每天都在同事群組中互相訴苦,但呂珈誼仍堅稱無悔到亞視工作,因爲亞視是「新手」記者訓練好基地。她指自己讀平面組,可謂對電視製作無任何了解,但上司並無因此而不給予她發揮機會。

人情味濃

亞視經營波折重重,蔡芷璇指濃厚的人情味是她捨不得亞視的最大原因。「我很喜歡亞視的工作環境,大家就好像一家人。尤其在要將一段新聞趕及節目時段播出時,只要你說一句,『請問有沒有人幫我打BITE(選取錄像内容的重點)』,有人經過一定會來幫忙,這些我覺得都是很溫馨的。」

後記:

筆者同為「時追」記者,去年暑假到亞視實習,然後獲留任兼職,轉眼間已經半年。亞視確是幫助記者快速成長的地方,上司讓我獨立採訪「鉛水事件」、「活化工廈」、「Uber(優步)問題」和TSA(全港性系統評估)等議題,實在佩服上司的勇氣。在邊學邊做的情況下,犯錯是家常事,但上司仍耐心教導。雖然亞視前途未明,筆者仍很感謝亞視給予的每一次學習機會。

(記者:李智智)

圖片


蔡芷璇完成最後一次的新聞報道。

呂珈誼難忘在亞視的點點滴滴。

筆者完成新界東補選最後採訪。

蔡芷璇指與亞視同事猶如一家人。
Top